OI历程

Table of Contents

OI.

我似乎很健忘.

所以把我觉得重要的东西记录在这里.

博客是个好东西. 随时随地, 有网就可以看.

也许以后就会觉得这些东西没有一点意义. 但尽量克制住自己, 不把这些东西删掉.

我很喜欢 清空 (reset) 呢.

从前

初中在附中有过数学和物理的竞赛培训. 定位是学用杯和攀登杯. 化学也有, 但时间少一些. 与奥林匹克竞赛没有太大联系.

后来雅礼把理实班的人弄在一起在本部搞夏令营 (其实就是上预科吧), 要求所有人都选择一门竞赛科目. 选竞赛科目的时候, 在没有征询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选了信息学竞赛. 我认为这种情况下他人的意见大概也没有足够的参考价值.

数学在夏令营授课期间受了点打击. 觉得自己大概没什么天赋. 不予考虑.

物理则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时有种厌恶感.

由于是初次接触信息学, 教练起初一直是在教语言. 那时的配置是 WINDOWS XP + DEV-C++ (XP不是已经停止维护了么? 为什么还在用啊!), DEV-C++ 虽然 BUG 多, 但是十分易用 (你看连屈老师都用的那么顺手…).

又讲了一些简单的知识点后, 夏令营结束了. 嗯, 到这里为止, 机房还是有很多人的.

高一上

放假期间在学校OJ里刷了 100 多道水题.

开学分班之后, 我才初次接触到那些初中有基础的同学. 事实上, 他们上课和我们是分开的, 上课内容也是完全不同.

最先认识的几个就是 !dkw, debug18, Leeson 和 xubtoi. (和 xubtoi 坐同桌却一直没问他是哪个组的… 真尴尬) 他们在学校OJ里也有 ID, 但 A 题数在我之下. 说实话当时我还挺自豪的, 然并卵, 因为我刷的都是水题啊.

h10 是最后认识的. 军训的时候我对 h10 的印象不太好, 感觉他总是挂着一副极其残念的脸, 站也站不直.

他们所有人 (尤其是 !dkw) 都带给了我很大帮助, 我也得以快速入门. 每次回寝室后, 我总要向 !dkw 请教问题, 还经常带着白书. 书上看不懂的地方, 他总会讲解, 直到我听懂为止. 当时我无意地对他说了句玩笑话:"我现在要多利用一下你, 不然以后变厉害了就没机会问你了." !dkw 也只是付之一笑. 我万万没想到, 半年之后, 有初中基础的他会作出那种决定.


说回竞赛课程. 原本机房是每天晚上都可以去的, 但我们却在某一天被告知: 徐主任发现机房里有人玩游戏, 禁止晚上来机房.

这对我是个沉重的打击: 我是寄宿生啊! 晚上不来机房什么时候来啊?

当然后来还是开放了… 而且我管钥匙. 我们上课的那个机房是老师电脑阅卷时用的, 平常都不会有人. 不过管钥匙的我还是碰到过尴尬的情况.

有一次, 我早早地进了机房, 开始码码. 可机房里突然来了一个老师模样的人. 我以为是要借用电脑, 就没在意. 后来人越来越多, 把机房坐满了一半. 这我就很尴尬了: 这帮人要干嘛啊? 我开始四处张望, 试图找到一些线索, 结果… 原来是阅卷老师啊! 嗯, 这是在给英语阅卷.

随后听到了些有趣的对话:

  • "这题填 that 应该也是对的吧?"
  • "嗯, that 应该可以."
  • "但是知道为什么填 that 的人应该很少. 填 that 的大多是蒙的, 不应该给分."
  • "既然 that 是对的, 为什么不给分!?"
  • "我觉得, that 还是不给分, 但是在试卷讲评的时候说清楚为什么也可以填 that."

我震惊了: 难道正确答案有不给分的道理? 不过我也不知道最后给没给分~


联赛快要开始了, 高二内部搞了个为期2周的联赛集训. 屈老师曾在机房里询问是否有人有意参加. 但他个人意见是: 新学的高一拿一等奖的可能性不大, 参加集训还耽误文化课, 不建议.

为了提(tao)高(wen)水(hua)平(ke), 我果断参加. 也就是这段时间, 我完成了下列操作:

  1. 搭建blog (fuboat.leanote.com, 已失效)
  2. 和高一有基础的学生混熟 (包括平行班的 jszyxw, phantom)
  3. 和高二部分学长混熟
  4. 学会各种基础算法, 数据结构, 联赛范围内已经没有盲点 (然并卵)
  5. 习得高二学长开门口令两句: "共价大爷, 毁我青春" "千古神犇季继杰, 扑通扑通跪下来"
  6. 没有了

自以为联赛准备充分的我联赛爆炸.

day2 的时候, 不熟二分答案的我死磕 T1, 最终错误地优化暴力DP, 10 分; 只剩半个小时打 T2, 直接打正解, 前缀和优化死活打不对, 0 分. 没错, 我 day2 得分是 10 / 300, 两天一共 220. 当时没有参加联赛集训的人也大概是这个分数, 我感觉联赛集训真的白参加了.


联赛过后, 屈老师提到了刷人的事情, 说是会保留 15 人在竞赛班. 不过在分班不久前又改口说只会保留 12 个人, 结果到最后只有 11 个人在竞赛班. 分完班才一个星期就有一个同学退组, 只有 10 个人了… (后来得知这位同学去了国外, 人各有志啊) 当时我每一天都在想要是没进竞赛班怎么办, 尤其是班主任在讲台上念被刷的名单时, 更是无比紧张. 不过有惊无险.

!dkw, h10 和 debug18 在分班不久后各给我们上了一套课, 分别是计算几何, 平衡树, 图论. 现在想来, debug18 的课件内容真的很丰富, 受益匪浅.

期末考试过后, 上下机房合并, 我也由寄宿转通宿了. 新的历程即将开始.

高一下

寒假一放, 教练就把我们 D 了一顿. -"不要搞了了" -"还搞什么咧" -"要搞搞, 不搞走!"

起因就是因为一套题没做完… 虽然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但我是唯一一个做完的. 因为期末考试之前放了两天假, 我无心复习, 就在机房待了两天. 那一套题是计算几何, 做的相当吃力, 虽然有白书上的解析. 直到第二天快中午了才做完.

然后就是学长授课时间了. lyy 讲了两波, 其他人则只讲一次, 但是除了 kzf 的之外都没有当场听懂, 而且:


lyy 讲分治, 然而课件里有大量的题不知道哪里可以交…

被天使玩偶坑出心理阴影:

tianshiwanou1.png

如图所示, 绝大部分的 TLE, RE 和 WA 都是由我友情提供的. 起因竟是:

tianshiwanou2.png

第 18 个测试点坑人啊! 怎么 N,M 最大是在测试点18啊? 根本没看到啊! 没想到调题调两天调到怀疑人生的起因竟然是这坑爹的数据范围…


ljcc 讲课真厉害! 唯一不需要课件的! 讲了好多东西! 树状数组, 线段树, 可并堆, SPLAY, 树剖, LCT, AC自动机, 后缀数组, 受益无穷啊!

但是我完全没听懂… 还留下来了一堆工业数据结构题…

有一道字符串题至今没 A.


我原以为 DP 是很清真的东西, 直到 ydc 给我们上了一课…

算了我还是打我的数据结构吧.


kzf 讲图论. 感觉 kzf 特别喜欢暴力?

  • "暴力出奇迹!"
  • "你刚看这题是不是觉得可以暴力? … 没错这道题就是暴力…"
  • "记得当时做这道题的时候我打了个暴力, 然后就 A 掉了"

的确有相当多的图轮题可以用复杂度很谜的做法跑过去, 不信你看网络流的题有几道按理论复杂度来估计是不会超时的…

某图论题至今没 A.


yjg 为我们打开了数论的大门. 但是真的听不懂啊. 一天讲完数论对我们来说也是相当大的考验啊.

写了三套课件. 当时课件下发后总是分不清这三套, 经常翻错课件.


后来 lyy 又来讲了一次网络流.

网络流有个特点, 对建模稍作解释就差不多理解做法了. 所以听课的感觉还不错.

但是也正因为这个特点, 想网络流的题不想清楚的话很容易伪. 反正我做网络流的题的时候建模经常想错. 不过因为建模在代码实现上并不耗时间, 所以只要及时修正, 问题不大. 相反地, 要是某些数据结构题伪了 (尤其是那种基于图论的), 那可是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 关键考试若是碰到这种情况, 负面影响很大.


后来考了一阵子USACO, 期间还考了一套 GDKOI 的题. GD 的题特别难搞到, 不知道教练从哪里搞来的. 这套题里面考察的知识点很多, 最大权闭合子图, 轮廓线DP, 数位DP, manacher, 自然幂数和, 而且我都不会. 考出来的分数也很难看. 在网上搜 GDKOI 游记, 看到几篇说自己 500+ 的, 然而我连他们的一半都没有, 菜啊. 机房里其他人也考得不怎么样.

尤其是那道和自然数幂和有关的小学生数学题… 当时 debug18 专门写了篇题解, 然后我就看了很久, 码了很久, 调了很久, 程序也跑了很久, 但是跑不出极限数据. 然后我就无奈地直接看着 debug18 的 AC 代码打…估计当时是有些优化复杂度的东西没加.


不久就要省选了, 学校搞了个省选集训, 学军中学和中山纪念中学的也来了很多人, 还有一个叫祝天然的让我印象很深刻 ("快去吔饭!" "第二题傻逼题, 快做!")…

总之就是每天考试被暴打, 每次讲题都懵逼, 每次讲课都休眠… 等等! 旁边的雷邓居然在记笔记!

这次集训有很多 dalao 啊. 吉司机, 鏼鏼鏼, 杜教, 茹逸中, 都有来. 感觉这次集训是档次最高的.

但是这并不能使我脱非入欧, 省选第一天觉得会做 T3, 然后3题爆零; CTSC 上做题做到怀疑人生, 35 分铁牌滚粗; APIO 一个多小时的延迟, 暴力爆零了都不知道…

上了一整子文化课后, 又开始停课, debug18 等人和高二学长参加 THUSC 去了, 剩下的人每天考模拟题, 无聊死了… 记得 debug18 他们回来那天, leeson 虽然两点多才到家, 但还是参加了模拟考试, debug18 倒是整个上午不见人影… 还听到教练接电话, 好像是在问要不要把题目发过去让 debug18 在家里考… 好迷啊.

但是没多久, 机房里发生了一件我史料未及的事:

"震惊! 从初中起就学习信息学竞赛且基础牢固的 !dkw 同学竞在迎来文理分科之时表示因为对文科的浓厚兴趣要永久退出雅礼中学2015届信息组! 这背后, 到底…"

一个星期后,

"震惊! 平日改题迅速且为人忠厚的 jackie 同学竞在迎来文理分科之时表示因为对文科的浓厚兴趣要永久退出雅礼中学2015届信息组! 这背后, 到底…"

对 !dkw 和 jackie 感到不舍.

  • !dkw 称的上是我的第二教练. 高一期间, 他在知识点上带给我的帮助是机房里其他同学远不能比的, 我就是在他的指导下把白书提前过了一遍的;
  • 在机房里, jackie 整个高一学期都坐在我右边, 刚接触 OI 时的确互相帮助了许多, 我是在他的影响下开始随手带 U 盘的;
  • !dkw 始终不肯入 emacs, 不知在谁的影响下坚持 gedit + 终端命令;
  • jackie 在某些方面的确比较 geek, 当我看到他那 macOS 模样的 Ubuntu 时, 顿时觉得我的 Ubuntu 桌面 low 了许多;
  • 记得雪天, 我到楼下捏了块雪, 对着 !dkw 的背就是一击;
  • 记得每天早上在食堂吃饭时, 总是坐在角落里拿着本书的 jackie;

……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了一些事, 与机房里其他人的事.

  • 夏令营时在寝室认识了陈放, 整个寝室只有我们两个是信息组, 因为陈放又认识了 Luozhuo, 虽然起初关系不熟;
  • 军训的时候, 被一个人问到: "你是不是那个在OJ上刷了好多题的fjz啊?" 得到回答后, 只听他们一阵 "膜~", 但我只记住了 !dkw 的面孔;
  • 和教室里坐在我左后方的 h10 十分自然地混熟了;
  • 在教室里讨论读入优化时, 跟 cls 熟了起来, 也才知道同桌的 xubtoi 也是 oier;
  • 在体检的那一天, 只见一个帅气但陌生的面孔和身旁的 !dkw 聊了起来, 说是翻墙进学校的时候摔了一跤. 听 !dkw 说后才知道, 这就是 debug18;
  • 周天机房里往往只有我和 dataisland, 便互相认识, 觉得 dataisland 把话说完后又会轻声地复述一遍的习惯非常有意思;
  • 在某个中秋节, 机房里只有我和 sherco, 这是和他相识的场景;
  • 在一个平常的上午, 机房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小哥: "我被物理组刷了, 想来这里听几节课试试." 得到教练的认同后, 他走进了机房, 大家都鼓起了掌. 他就是后来的 HWQ.
  • 高一参加联赛集训的时候, 认识了总是和 h10 黏在一起的 jszyxw, 以及模拟考时似乎很爱睡觉, 坐我左边的 phantom;
  • 还记得和 zrnlkc 在机房玩换下来的灯管结果不慎摔碎 (屈老师别打我);
  • 还记得和 htn 在机房争执时大力出奇迹把后门扯爆 (屈老师别打我啊www);

似乎只记得这些了, 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省选集训的课件还没来得及回味, 接着就是 NOI集训, 湖南省队集训, 期间有王逸松讲授 SPLAY/LCT/TOPTREE, 高维数点, NOI中的数据结构题, 您老怎么这么工业啊?

期间做了一套 zzj 的模拟题. 很有意思的一场啊, T1 二进制分组做到单次插入 \(O(\log n)\), 单次查询 \(O(1)\), 结果 h10 用结论法果断线性; T2 数论题标算很妙但 Owaski 等人做法更妙更通用, 而且造数据时还因为一处乘法没强转 long long 导致大数据造错; 没翻车的 T3 却是 tty 提供的…

结果下午zzj都不肯来讲题了…


省队集训也很有意思呢.

刚到附中的机房的时候, 我本打算坐 debug18 旁边, 结果连不了网, 果然非酋啊… 向讲台上的附中教练寻求帮助, 对方表示换个地方…

换好地方没多久, 玩家 matthew99 试图使用 debug18 旁边那台电脑, 未果, 向讲台上的附中教练寻求帮助, 教练亲自上阵, 不久便解决了问题. 该玩家成功坐在了 debug18 旁边.

虽然我是个zz, 但您也不能区别对待啊www


有一天, debug18 突然来了一句 "高二机房第一不文明共价大爷, 第二毛爷", 若干天后:

"不是题目垃圾, 是出题人垃圾" "没做和没交, 是有区别的"

就是这样正面和汪跌讲道理的, 虽然和文不文明关系不大.


有一天我弃疗后点开了 win7 的开始菜单, 看到里面有个 win7激活工具, 觉得挺有意思, 就打开并点了激活按钮. 过了一会儿, 弹出提示框: "激活成功! 重启电脑生效." 当时我没多想, 按了回车. 然后电脑就重启了, 启了, 了…

开机一看, 打的代码全没了. 尬.


还和自己的初中同学见了一面.

他们俩高一被分在了同一个班, 高二分班又在同一个班, 果真是缘分呢. 如果当初没来雅礼, 想必和他们的关系会更密切吧.

不… 按我的性格大概也不会和他们有什么瓜葛. 老毛病.


htn 有一天弃疗后一直对拍, 拍着拍着, 电脑卡了… 直到交程序时也没回复. 求助无果, 只能重启. 于是, 那天的测试结果上没有 htn.

后来 htn 就坐我左边来了. 当我们两个都弃疗后, 就会一起打发时间.


汪跌表示自己抓到两个高一的打游戏, 要求我们教练教导一下. 但是啊, 汪跌你认错人了啊! 为被冤枉的 h10 默哀 1 秒钟, 这下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啊… (手动滑稽)


NOI 前几天, 教练我们机房表示我们要向 matthew99, zhangzj, ppfish 三位学长学习, 因为教练觉得他们三个在省队集训期间发挥相当稳定.

结果后面两个被奶死了... 毛爷太硬奶不动, 结果一年后还是被奶死了... (手动滑稽)

又玩了玩 NOI 同步赛. 暴力全挂了… 我不就是没拍嘛, 怎么暴力挂这么惨?

至此, 高一结束了, 我们将迎来最为关键的一年.

高二上

暑假组织了联赛集训. 我只记得我做 ORZJRY I 那道块状链表的题做傻了…

开学后没上多久的文化课就又开始了联赛集训.

前期的模拟题做的真的很不顺手, 经常打挂. 不过后来好多了.

因为 yjg 的安利, 入坑 LLSS (为什么会这样啊, 怎么机房就我一个人入坑啊, 难道是我抵抗力太差?).


后来有一个 ACM 网络赛, 参赛的中学队的前五名可以继续参加现场赛. 我和 h10, debug18 组队, 被两位 dalao 硬生生地带进了前五… 然后就去参加现场赛了. 然而现场赛被虐哭, 两道暴搜题没想出来能 AC 的复杂度, 其实随便加加减枝就可以过啊. 倒是一道全场只有 5 个队伍 AC 的高难度数学题被 h10 的数论技巧 和 debug18 的卡常技巧直接卡了进去 (不管是推式子还是对着代码卡常, 我都是一脸懵逼啊… 我怎么这么菜). 最后被告知得了 500 美刀的奖金, 不过主办方有没有把钱发下来就不知道了… 也是在这场比赛中, 我意识到数论题很好出. 这对我后来出题有一定的影响.

然而, 不久之后的联赛大力考跪, 机房倒数第二, HN rank 70+. 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一等奖还是有的.

联赛的考挂对我负面影响很大, 我顿时没有了继续努力的勇气. 如果说努力只能带来这样的结果的话, 那我宁可荒废掉我的每一天.

当时也想了很久为什么自己会考的如此糟糕. 其实主要是细节问题. 我做题经常把细节打挂, 这有时和我解法的复杂程度有关, 但更多地是因为我混乱的思维, 不严谨的思维.

但我还是堕落了, 因为我不想努力, 害怕努力, 害怕努力之后一无所获. 从那时起, 我就没有再进步过了. 我的 OI 水平, 定格在了 NOIP2016.

相对的, 我沉迷在动漫之中, 为了自我安慰. 动漫逐渐地成为了我的精神寄托, 因为在二次元的世界, 不管主角如何作死, 总会有一个相对美好的结果. 原本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但当我生活中有越来越多的事不能如愿时, 我便开始逃避生活, 逃到二次元的世界, 和动漫里的角色一起体验他们的人生, 而不是我的人生.

是的. 动漫对我而言, 是不可或缺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偏爱以剧情为主的番, 这类番总让我感觉一切还尚未结束. 现在看来, 我当时的确过于在意一些东西了. 不过, 处在这样的境地, 若是没有东西分散注意力, 大概内心很是难熬吧.

另外, 我从这时开始就很厌恶有人说我考挂不是能力问题… 因为我会默认把这句话理解成另一种意思. 不想再提这种事了.


我接到了一个任务: 出一道 WC 模拟题. 于是我花了几天出了一道数论题, 灵感来自于 zhangzj 以前的一道题 (不不不这就是抄袭吧), 和那道题的主要区别在于加强了对多组数据的考察. 我的这道题: https://vijos.org/d/fuboat/p/58ab1339d3d8a1018390fe29. 最终这道题场外选手最高分 40 且只有两个, 其他选手的得分都在 20 分及以下. 由此可见区分度之差, 算是一次失败的出题.

说个笑话.

我这道题的标算复杂度是不是最优的, 标算要跑 1s. myy 考后和我讨论: "你知道一个数论题做两个半小时的感觉吗? 等我拍上的时候只剩半个小时了. 我一看提示: '请注意常数优化', 心想这半个小时要耗在上面了. 结果我造了个极限数据, 还没加优化就跑过去了, 1秒都不到(时限 2s). 这个'常数优化'不是在逗我吧?" (原话记不太清了, 大概是这样)

(一点都不好笑…)

不参加冬令营的人还要参加冬令营集训, 真讽刺. 不过这次集训好歹是在增强实力; 5个多月后的另一场集训就更讽刺了.

集训结束后就开始放寒假了. 这次寒假有9天, 良心~

高二下

寒假好像什么都没干, 倒是一回来就考杜教题, yist, ernd, sanrd… 怒刚5小时, 得了20分… debug18 劲啊!

呃, 然后其他人就去考冬令营了, 留下我们一堆考挂的在机房菜鸡互啄…

当时我准备的是数论, 本来打算系统地整理一番, 无奈寒假回老家没网, 无果. 本来还想讲讲洲阁筛, 但是实在没时间搞实现, 就意识流一下在课件上乱写一通, 结果可想而知. 没搞太懂的东西用来讲课, 误人子弟的可能性很大呀. 其实类似的情况出现过很多次, 不过能及时修正就好了.

但是像那道喜闻乐见的树分块的题实在是伪得太厉害了, 救都救不了.

上午上课的时候觉得高一 (比我们低一届的) 好吵啊, 真的有在听课吗? 等等, **怎么还有几个在写作业的??? 搞文化搞傻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人比上午少了一些, 感觉清净了一点, 但是似乎没人听课? 这是dataisland在讲后缀自动机欸, 你们都会? 不过不管你们听不听反正以后都要再学一次的…


考试真没意思…


后来讲课懒得叫高一的了. 觉得他们烦.

诚实地说, Luozhuo 的课件是做的最认真的. 仙人掌和动规的课件质量很高, 题目也是他自己搜集的. 不过我没认真听, 其一我觉得我到退役都不会碰到仙人掌题, 其二我当时还有别的事要忙 (滑稽).

后来又做了一个集合幂级数的课件, 其实主要就是 FWT, 但是直到退役也没用上.

当时我讲课的时候, 是在自己机房开投影仪上课. 就在这时, 鼠标居然动了起来! 我意识到这是教练在远程操控. 不过难道是在查表吗? 总之, 我的课件被稍微翻了一翻鼠标就再没动过了.


冬令营的结果出来了, 只有 debug18 Au. 感觉 debug18 冬令营有 buff 啊, 高一高二排名都这么靠前, 碾压长郡的那两位 dalao.

jszyxw 光头了…

什么? PKU Au 放约? 这么爽的? 虽然也不是很想去 PKU.

除了 h10, debug18, sherco 和教练外, 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 其中 jszyxw 和 Leeson 当天晚上就来机房了. 说来也怪, 高三的时候这两位 dalao 也一直坚持周日去教室自习, 看来早就有兆头啊.

某一天上午, 听说 THUWC 在面试, 就让 jszyxw 问一问 sherco 什么情况. sherco 表示 debug18 估分 200+, h10 估分 150+, 都进了面试, 高一的小哥 (dy) 也进了面试, 就自己在机房和某一中小哥相互安慰.

(后来听 sherco 说一中的教练查水表, 来他寝室, sherco 没多想就开了门, 结果一中小哥当场被抓…)

事实上和 sherco 聊天的时候都是我冒用 jszyxw 的 QQ 帐号在和 sherco 聊, 貌似 sherco 并没有察觉…

debug18 和 h10 都签了无条件, 稳啊.

听说 xxy 的家长表示祝贺这两位同学可以专心准备高考了… 什么情况???


后来就是长时间的集训了… 只记得这段时间每天中午都是在外面吃饭, 或者用一盒方便面解决问题. 汤饱宝的老板都跟我们混熟了, 因为我们总在一个顾客都没有的时候去吃饭.


省选集训. 又来了一堆外校 dalao.

其实以前每次看 Menci 的博客的时候, 因为他博客做的很可爱, 所以本人也会比较可爱吧? (雾) 结果见到了真人… 看来通过博客外观来推测外貌特点完全不可行啊.

成都七中的王修涵什么鬼, 为什么你们学校的人都这么奶他? 他才高一啊… 感觉他集训这十几天每次都考挂, 怕不是被你们奶的…

又见到了来自广西的 scpointer. 我记得上次冬令营集训的时候他很活跃啊, 怎么感觉这次没怎么讲话?

每天晚上都有学员授课, 还要求我们打分. 但是有的时候讲完了忘记马上打分, 打分的时候又想不起谁是谁了.


浙江省选要开始了. 考虑到清北会在浙江放约, 我们决定参加浙江省选. 不过 ZJOI day1 day2 隔了一段时间, 中间还夹了个 HNOI.

day1 来回好像坐的都是飞机? 但是似乎又没什么印象? 坐飞机怎么会没印象呢?

酒店环境很不错啊. 早餐好评. 和 phantom 一个房间. 因为网速有点萎, 只能和 phantom 杀杀杀. 好像有一个房间在开黑? 也去了一下~

授课. 感觉好暗啊, 有点想睡觉… zzz…

授课的时候还会叫人上台讲题. zzx 讲课的时候 sxycnyali 都被坑上台去了… 嗯? 鲍东方? 欸你们怎么都认得他啊? 欸这说话好有特点. 欸? 伪了? 迷… 那你上来干嘛…

后来又有一个女生, 也特别喜欢上台, 但是 yy 出的算法几乎全是伪的. 我们戏称其为鲍西方.

午饭还不错, 只是味道有点淡啊. 嗯? 自制的可乐? 嗯? 这尼玛不是红茶吗?!

晚上还去试机了, 好像就只有 Luozhuo 和我们不在一个中学. 试机的时候发现编程软件没有 vim (emacs 用户偷笑). 不过后来经过交涉还是同意了添加 vim.

我们随便打了一下板子就打算走了. 然而, htn (还是 zrnlkc 来着) 表示一定要在 UOJ 上 A 掉自己刚打的 FFT 再走, 结果死活 A 不掉… 反正车也要等, 没什么区别.

又授了一天的课后, 开始考试. 然而, 一切并没有这么一帆风顺.


起先我觉得 Luozhuo 很可怜, 没和我们一起, 其实他运气很好啊:

因为我们那个考场的车就是不来… 一辆又一辆的大巴开来, 但没有一辆是接我们的. 当时我们的内心是绝望的. 最终我们的开考时间延迟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最后也没考好就对了. 全程刚 T2, 没有观察规律而是直接按题意刚, 伪了. 其他两道题几乎没分.

貌似我们坐车回去的时候 Luozhuo 已经在学校等了很久? 迷.

我们的运气果然很差, 准备坐飞机回去的时候遇上了航空管制,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起飞, 就在候机厅自娱自乐. 过了差不多一个钟头, 我和 sherco 有点饿了, 想着可能还要在等一会儿, 就花15买了盒方便面 (好贵啊). 正在找哪里有开水, 就来广播要我们登机了.

当时觉得好尴尬啊, 想把那盒方便面丢掉, 免得被别人取笑. 不过书包还装得下, 就塞书包里了.

这是非洲省选吧? 我感觉整个人都非了…


又内部集训了几天, HNOI 开始.

事实上, 每次关键考试的前几天我往往会做梦.

联赛的时候, 我梦见 CCF 要求我们把代码写在纸上, 结果我 T2 伪了, 想改又写不下了.

省选的时候, 我梦见 debug18, h10, htn 进了省队, 我离线差 0.5 的标准分.

然而, 我 "做梦" 都没想到, 我会考得那么惨. (真-做梦都没想到) 联赛挂了 200+, 省选挂了 60, 省队无缘.

其实这也是在预料之中. 因为联赛之后我到底有没有努力我自己清楚, 联赛一挂, 我也没打算进省队的. 当时联赛考完, 我的打算是在 THUSC 的时候被签, 省队什么的进不进都随便.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 比如得知雅礼 NOI- 送两个B, 比如省选集训在组里相对来说考得很不错, 比如教练一个劲地奶, 这让我又提高了对自己的期望.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此话不假. 技不如人, 甘拜下风.


接下来是浙江省选 day2. 据说清北的招生办老师有很大概率会出现.

这次坐的是高铁, 而且还有 sherco 的妈妈陪同. 感觉顿时不自由了很多啊…

火车上, h10 那边在玩奇怪的游戏 (拿着一堆口香糖到底在玩什么啊… 实在是没看懂), 我们这边一直在打牌.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打牌略无聊就开始听歌, 没多久就没电了, 只好找点别的乐子. Leeson 在看花物语. 噫, sherco 在看刷牙 play…

因为看的角度比较特殊, 脖子有点累, 索性全程看 htn 打隔膜了.

肚子有点饿了, 本来想在高铁上买盒方便面, 结果高铁上买不到方便面… 后来有小伙伴带了两盒, 就给我施舍了一盒.


到了酒店, woc 这酒店周围也太荒凉了吧, 没有餐馆, 没有超市, 不知道要走多远才会有.

这酒店给我的印象很不好, 电梯看着都不想坐, 直接走的楼梯. 酒店里的设施看起来都很旧啊. 不过网速似乎好一些?

想起来 htn 在高铁上看的奈亚子, 就在网上找了一下资源. 看了几集… 这番有毒… 别看…

于是又和 phantom, lyh 杀了起来.


day1 讲课, 座位奇缺. 一堆人从别的教室找来椅子搬过来坐的. 差评.

又开始听歌, 没听多久电脑又没电了. 唉, 只好看旁边的 sherco 研究多个不同概率的可能事件之中选择触发如何找到最优解的问题 (滑稽). woc, sherco 被 AI 完爆!

中午去吃饭, 觉得饭菜很一般. Leeson 表示, 他吃饭的时候吃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于是在嘴里反复品味.

结果是发现鼻涕... 呕

下午听课又是全程掉线, 根本听不懂么…

晚上还是在食堂吃咯.

day2和day3差不多, 只是中午在外面找了个馆子吃饭, 晚上吃KFC去了.

day3考试, 先是刚T1, 发现不可刚后刚T2, 发现太难打后刚T3, 发现T3不可做后又刚T1去了… 结果3题都是最基础的暴力…

晚上去了鸿门宴, 有点恐怖啊.

次日就走了.


没过多久就又是 CTSC/APIO 了. 不过我, zrnlkc, dataisland 因为太菜并没有资格参加 APIO.

这次去北京是坐软卧, 真是新鲜的体验.

我非常Lucky, 所在的房间都是自己人: h10, htn, jszyxw.

相比之下, debug18 和 sherco 与教练同一间…

我们房间没人有网. jszyxw 在刷牙(play), h10 在逃 (才几分钟就怂了…), 我在鼓捣 emacs.

但是 h10 的电脑不久就没电了, 插头只有房间外面才有, 于是就把插头插到外面, 线伸到里面, 然后就被列车员查了… 原来线是不能摆在过道上的啊.

于是 h10 就在房间外面一个人孤独地码码. 这就是电脑不够苟的后果…

第二天到了北京. 和 zrnlkc 住一间. 住宿是按联赛分数顺序降序排下来配对的, zrnlkc 和我分别是是机房顺数第十一和第十二 (其实就是倒数第三和倒数第二啦)

然后就去试机… 啊怎么这个房间的机器和去年一样破啊, 没有打代码的欲望… 题目是去年 NOI 原题, 我就打了个 90 分暴力, 过了样例就想走了.

然后就来食堂了. 根据去年的经验, 我还是决定吃面.

嗯… 吃完没多久, 长郡一妹子过来突然问我廖老师在哪 (明明旁边还有一堆雅礼的为什么非要问我啊), 然后就带她去找廖老师. 找到之后才知道她是要拿长郡的密码条. 然后廖老师就把长郡的给她了, 然后把雅礼高一的挑出来, 最后把湖南省其他人的密码条都给我了 (明明湖南还有那么多人为什么非要给我啊).

总之他也发了消息让湖南选手到我的房间领密码条. 没毛病.

第二天就是day1. 赶去食堂吃早饭. emm, 这早饭和一年前一模一样啊.

然后进考场. 咦这个房间电脑好像比昨天那个房间的电脑新一些. 一看配置: i5 八核! 不愧是北京八十中! 比我们机房的电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话说回来, 这样是不是不太公平啊… 不同房间的机器速度明显有差异吧…

只记得 T1 是思博题, T2 不可做(对我来说), T3 只会打暴力 (50分的). 打完之后时间还有多啊… 疯狂对拍. 觉得还比较稳. 后来分数也是一分没挂. 170吧好像是.

晚上好无聊.

day2 上午是集训队论文答辩. 嗯, 15个人的论文没一个听懂的. 倒是朱老师问的那个 "这个 f 的 61 次方是什么意思" 我倒是马上意识到那个 61 肯定是个脚注. 我也只理解到这种程度啊.

下午, 王选的世界. 去年听过了于是全程划水咯. emm, 讲的内容和去年几乎一样啊.

然后又是发密码条, 这次我特意躲开了廖老师, 绝对抓不到我了hhh…

结果 sherco 带着高一的密码条到我这里来了, 希望我们转交… 于是我就发了一阵子脾气.

day2. T1又是思博题, T2 不可做(对我来说), T3 只会打暴力 (0分的). 打完之后时间还有多啊… 疯狂对拍. 觉得还比较稳. 后来分数也是一分没挂. 115吧好像是.

然后就水到 Au 了, 但是 day1, day2 的 T1 真的很水啊, 和去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呵呵. 大型比赛也就这次水题+暴力赛考得好.

我, zrnlkc, dataisland 明天一早就要被驱逐回长沙了. 要五点半起床. 于是我设了闹钟五点一十五的.

结果第二天被 zrnlkc 叫醒. 一看时间, 意识到闹钟没响. 什么情况? 然后发现自己把时间设成下午五点半了.

所以说还是二十四小时制好, 不会被那个 a.m. 和 p.m. 坑到. (没错, 12:00 a.m.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12:00 a.m. 就是二十四小时制的 00:00; 12:00 p.m. 就是二十四小时制的 12:00. 这也是从 debug18 的一次 尴尬 经历中学到的.

于是回到了长沙. 由于 APIO 有三天, 相当于是有三天自主学习的时间了.

然后, 他们回来的那一天刚好是学考模拟一. 不过他们赶不上上午的考试.

于是我和他们保持一致, 上午逃考了… 呼呼于是只有政史地有分数.

第二天回去上文化课咯. 班级把信息组的座位都留出来了啊, 而且都是最靠后的. 于是我坐在最后一列的最后一排. 这个位置非常不妙啊, 每次班上的资料如果少了那么我就会没有, 而且… 我可能根本不知道我少了.

于是我少了一堆资料, 政治, 历史, 生物, 地理, 语文都有少啊. 而且语文的那个必背课文高三也要用的啊, 我也没有.

但是晚上去机房被告知我这段时间暂停文化课, 继续在机房自习, 准备高校夏令营. 而且 zrnlkc 和 dataisland 今天就已经没上文化课了. (喂停课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然后就是等初审结果了. 机房里只有 dataisland 过了 PKU 的; THU 的话, 我, zrnlkc, dataisland 直接通过, Luozhuo, xubtoi 待定, HWQ 和 phantom 直接就是未通过啊…

对他们而言退役可能是要考虑的事情了. 但是 C, D 类名单还没有出, 雅礼能争取到几个还是未知数, 因此他们能否留在组内, 其实也很受我们这次夏令营结果的影响啊.


结果居然下雨了… 刚到的那天还只是下了一点小雨, 第二天居然下大雨… 校园里都有积水了. 我正好穿的是那种多孔透气的休闲鞋, 全湿了. 没有多余的鞋子, 又没有时间赶回酒店换袜子, 结果下午考试全程赤脚. (这也算是个成就吧)

不过 THUSC 的题目我觉得不行. 一道二分图完美匹配(或者zkw网络流)裸题, 还有一道 原题 (的削弱版). 恰好我省选前研究过 KM, 还做过原题 (提交记录 都在啊). 毫无疑问我在这场选拔中有着绝对优势, 然后就直接降一本了…

其实我真的没什么水平啊, 做到原题我也很无奈. 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

但是其他人没有签到无条件的约. 这意味着 HWQ 和 phantom 的处境比较危险. 然后, 我被劝退了, 其实就是要求我把省队申请名额让出来. 所以我就成了机房十三使徒中最先陨命的那一个. 嗯.

至此, OI 历程结束.

后日谈

都退役了还谈个毛线

虽然退役了, 但还是被要求参加 NOI 集训 (闲着也是闲着).

但是自己又有出一套题的任务啊… 所以我每天都是这么考试的:

  • 看一眼
  • 不会做
  • 啊出什么好啊

结果一堆思博题没做出来, 一堆工业题懒得打… (当然更多的是太妙了不会做)

根据 C,D 类名单申请情况, phantom 被确定退役了. 名单确认后, HWQ 也被确定退役了.


为了避免出的题被看到的尴尬, 我坐到了 phantom 的位置上继续工作.

说起来, 因为去年前一年出过一套联赛模拟题没有被启用, 所以为了减少工作量, 有两道题都是从联赛模拟题里搬的, 然后加工一下.

完全原创的题目出起来总有些担心, 担心有更妙的解法, 担心标算写错, 担心数据造错, 担心题解伪了, 担心题目伪了, 担心区分度不够, 担心太难了被D, 担心太水了被D…

结果前前后后花了我 20 多天. T1, T3 因为是联赛模拟原题, 所以没几天就改装完毕了. T2 就想着要出一道很妙很妙的数论题. 大概有3个版本吧, 都是把数据题面造好了结果觉得太水了弃掉了.

后来想想还是出莫比乌斯函数, 查资料时查到一个刘维尔函数, 本体的形式和莫比乌斯函数有相似之处, 而且莫比乌斯变换之后的性质非常妙啊.

然后就有了一道 毒瘤数论题. 是我强行把它变毒瘤的. 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不是防 AK

没多久 NOI 集训结束, 省队集训开始了. 我不参加.

在机房划了几天水就回家休整了. 十几天的小假过后, 就是高三.

大家从 NOI 回来了.

  • debug18, h10 前五十.
  • zrnlkc Au.
  • htn, dataisland 前一百.
  • sherco Ag.
  • Leeson, jszyxw, xubtoi, Luozhuo Cu.

可喜可贺.

如当事人对该文章中提到的相关事件在此处的公开感到不满, 可以私下联系或在评论指出, 本人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人看?)

HOME